民視「新兵日記」勾起多少人的回憶,還記得和平的庫里?麗

陽的高地?梨山國光山莊的老士官長?

不管你是鐵漢、鐵血、雄鷹、飛鷹、鐵鷹、雪鷹、猛鷹。

廿幾年前,一群英雄來自四面八方,在各五百個伏地挺身交互

蹲跳仰臥弓身仰臥起坐,和早晚的中橫山路跑步中,脫胎換骨

成為政戰特遣二隊一員,骷髏頭戒指代表的是人生的重要歷程


十月廿四日中午,在台中市由賴建興學長發起特遣二隊年度聚

餐盛事,追回你的雄心壯志、重現威武不屈的特遣精神!

請到賴建興學長的部落格報名!只要你還是個男人!你還活著

!路還走的動!喝酒還能乾杯!

http://tw.myblog.yahoo.com/jsl358/

大海納百川,所以成其大。

雖然網路上已經有政戰特遣隊的網站

,但那是綜合各隊的大家族。

對我們而言,最在意最回憶的,是那

一段曾經共同走過的路。

希望政戰特遣二隊聯誼會的成立,能

讓這一枝以鷹名為名的部隊,以自己

的真實面目,走出昔日神秘色彩,真

正迎向國軍的一頁史實。

http://tw.myblog.yahoo.com/jsl358/

事實上,雖然都屬政戰特遣隊,但是

每一隊都有不同的歷史,連體能訓練

操演方式都不同。

趁著暑假最後一個星期,帶著全家到

台中,和飛鷹賴建興學長、跆拳道三

段的賴錦春學長、體育系畢業悍草不

錯的江德興學長、廿幾年不見的二隊

戰友邱志浩一起相見,還包括雄鷹期

的幾位學長。

大家把酒言歡,四瓶威士忌幹光了,

依然意猶未盡。

於是乎,大家似乎回到了和平營區、

梨山國光山莊、內湖營區的日子。

那一段廿幾年前服兵役的難忘日子,

正如同如今電視收視率非常好的新兵

日記一樣令人難忘!

廿幾年前,我們曾經接受過比電視所

演的劇情恐怖幾十倍的新兵訓練啊!

這一段過去,這一些曾經走過的人,

都應該是台灣國軍的一頁歷史。

非常感謝政戰特遣隊的網站設立,在

近幾年找回了不少不同隊的隊友。

但是人不親土親。

我們總是希望能和曾經共同服役過的

戰友相會,相聚,把酒言歡,一起乾

杯,不醉不歸!

眼看八十年代以後才成立的猛鷹期學

弟們如此團結,連彼此的聯絡簿都完

整建立,他們的團結令我們動容。

所以,身為雄鷹、飛鷹和鐵鷹的老學

長,更應該從彼此的人生中,暫時撥

出一點時間留下自己的足跡,重新回

到「我是特遣隊,我要拿第一!」的

時代。

不管你是鐵血老學長還是猛鷹學弟,

歡迎你到「政戰特遣二隊「鷹」雄齊

聚」,這是由飛鷹期賴建興學長所建

立的部落格,只要是二隊戰友,歡迎

老中青共同一遊。

我們的想法,只是建立一個政戰特遣

隊網站的外掛網小平台,可以彼此聊

天。

我在退伍前,曾在號稱全台灣掌握我

方國軍和彼岸解放軍最機密的單位支

援過一段時間,沒想到,這一個如此

機密的場所,其主事領導的將官竟是

匪諜!事後被破獲時判了個無期徒刑


而本人在退伍前,更無意中得知,過

去政戰特遣隊退伍後必須列管五年不

得出國,甚至退伍後住處轄區派出所

必須管制資料的規定,也在國軍「精

實專案」裁員之後,因為沒人手造冊

而無疾而終,當社會記者的我和警察

最熟,我就查過自己的資料,毫無列

管。

所以,以對岸滲透台灣國軍的優秀能

力,外加台灣管制特戰退伍軍人的無

能,我相信,在大家紛紛除役的今天

,身為政戰特遣隊的一員,再也沒有

保密自己身分的必要。

所以,我們也決定以真面目示人。

更何況唯有如此,才能吸引更多的政

戰特遣二隊的隊友現身說法,因為有

許多人都保持觀望態度,但是一旦看

到了昔日戰友發聲,就會紛紛停止潛

水跳出來。

這只是個退伍軍人的聯誼會,是一個

大家重新話當年的聚會,沒有利害糾

葛,沒有權力高低,只有不滅熱情。

唯一不變的是,在第一次舉辦的政戰

特遣二隊聯誼會中,一定少不了我捐

出來的一箱威士忌!

 

◎政戰特遣二隊

扛著保國衛民的沈重壓力

我爬進中央山脈線上的基地

五百度的近視眼鏡伴隨散光和亂視

被沒入班長的口袋裡

兩個月內

我們不需要清楚的視力

我們不必有時間的概念

反覆不停的折磨

將使我們成為深入敵後的特遣兵

從前的傲氣在此時此地受到嚴重的打

早晨傍晚一萬公尺的山路長跑

使我恨極了原本含笑的遠山

伏地挺身

交互蹲跳

仰臥起坐

仰臥弓身

標準以五百計算

每餐飯量以五碗起跳

曾幾何時

喝湯成為一天中最偉大的施捨

緊勒最後一孔的S腰帶使我創造了八塊肌

但是每天最叫人無比感激上蒼的

沒想到上大號才可解下S腰帶竟是如此奢侈的享受

故鄉的妳

可曾聽見我徹夜不停的呻吟?


陰雨天的深山中

我們在鵝卵石上前滾翻

我們在玻璃堆裡領悟錐心刺骨的滋味

跳化糞池

將成為終生不忘的考驗

就在此刻

骷髏頭戒指套進我的手指


結訓了!


我含著淚水在浴室裡享受冷水接觸肌

膚時的刺骨疼痛

我要回家抱著妳

敘述那一段踉蹌走出人間地獄的過程


特遣兵的地位下降了

解嚴的命令一下

斷送了掌握治安的特權

軍人將成為民主的箭靶

黑骷髏頭從群眾運動中消失


製造爆藥和秘密制裁的課程不再有人

傳授

我們的長髮

只剩下師對抗時蒐集情報使用


驃悍的軍風

已在層層的限制下宣告解散

過人的本領在軍人干政的招牌下擠壓

在撲朔迷離的兩岸關係下

我們逐漸無用武之地


可憐的特遣兵

從前搞不清楚為什麼敵人是政治反對

人士

現在搞不清楚為什麼敵人不是對岸的

共產黨?


可憐的特遣兵

胸部下灑大頭針做伏地挺身的日子依

然一成不變

卻不知道結訓後傲人的體能有什麼作


不如

就多放幾天假

多加幾次菜吧!

因為

沒有人知道戰爭將在何時開始

沒有人知道戰場將是在此地或是彼岸


就維持這過人的本事吧!

在保國衛民不得已的神聖使命之下

我們只要守著「特遣」兩個字

直到退伍令超脫兩岸的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