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中除了鬼故事多之外,自殺的案例也所在多有。
  
過去在戒嚴時期,軍中自殺是國家大忌,加上新聞傳播媒體被迫「報喜不報憂」

,除了當事人家屬外,台灣絕大多數老百姓並不知道軍中所「流行」的自殺風潮。
  
在台灣,依照刑事訴訟法規定,除非是因為採取施放瓦斯自殺觸犯公共危險罪,

和自殺過程中造成他人的身心損傷,否則並不違反刑法和社會秩序維護法,但是

在軍中卻不同,在軍中,自殺是觸犯軍法的行為。

在台灣的軍中自殺事件中,著名的整型外科醫師雷子文,因為獨子在服役時意外

死亡,他一直無法釋懷自己兒子的死亡,一再設法向包括如今已退休的台灣知名

法醫楊日松等人陳情,希望有關單位能查明其子的死因,還兒子一個公道。
  
雖然這一起命案曾引起當局重視,但是案情調查始終無法獲得突破,最後雷子文

因為思念兒子,竟然採取在台北市中山區家中引火企圖自焚的方式,以最激烈的

手段表達內心的抗議。
  
雷子文老年思子心切的出發點令人同情,但是第一次的自焚行動,因為消防隊和

警方迅速趕到現場,將火勢撲滅,所以並沒有自殺成功。
  
沒想到數日後的凌晨一時許,雷子文再度在中山區的一棟大樓內,引火自焚,這

一次因為死意堅決,警消人員終於再也無法從死神手中救回雷子文,這一位在台

灣原本十分知名的整形外科醫師,就這樣和兒子共赴黃泉路,遺憾的是,父子二

人同樣帶著遺憾辭世,令人歎息不已。

本人服役時,當年一年之內在完全沒有任何戰爭情況下,就「意外死亡」了55

5人,這是一個十分可怕的數字,等於台灣在一年之內,還未和共軍發生衝突,

就犧牲了一營的兵力。
  
但是當年軍人的自殺行為,不僅因為有線電視第四台媒體尚未誕生,不會天天二

十四小時播放新聞,就連軍中也不重視軍人的自殺問題。
  
依照現今國防部的訓練規定,包括扶地挺身和仰臥起坐等訓練,均不得超過一百

次,而計分方式,則以每做一次算一分,只要超過六十分就算及格。
 
如今看起來似乎合理的訓練方式,其實是因為軍隊國家化和民主化後的人權產物

,以本人服役時為例,當時服役於台灣的政戰特遣隊第二連,包括台灣本島和金

門、澎湖僅有五連編制,全部以「鷹」為代號,魔鬼骷髏頭為標記,訓練方式是

十分殘忍且嚴酷的,我們的代號是「飛鷹」。
 
說起來很多新新人類可能不可思議,初入「特遣隊」時,幾乎每天早晚都得在山

路上跑步一萬公尺,並綁輪胎衝山頭訓練爆發力,至於每天體力訓練方面,從扶

地挺身、仰臥起坐、交互蹲跳、仰臥弓身四項基本訓練,每天每次每種均以「五

百下」做為基本訓練基數。
  
五百下,聽起來似乎沒什麼,但是對於平常並非在健身房出入的阿兵哥來說,卻

是無比殘忍的酷刑,而且天天還有蛙人操、跆拳道、拳擊、自由搏擊等訓練,因

為體力消耗量相當大,三餐還得至少吃三大碗以上,嚴格規定二碗後才能喝湯,

面對餐盤上堆積如山的菜色,均得吃完為止,新兵往往因承受不了強迫進食規定

而嘔吐,至於S腰帶嚴格規定只准勒到第一個孔,更令人痛不欲生。

除了來自肉體上的折磨外,精神上的壓力更令人難以想像。
  
對於穿紅短褲的新兵而言,為求訓練安全起見,全身的眼鏡、戒指、項鍊、手錶

全部被迫取下,平常連走路的資格都沒有,所有新兵均得小跑步進出營區,如果

一人想上廁所,全體新兵就得一起前往,因為在「特遣隊」,沒有個人行動的自

由。
  
至於結訓前,沒有上福利社購物的自由,更別想打電話和放假,如果偷偷透過管

道循求特權關說,希望調離或是獲得較為優渥的待遇,立刻會遭到一批學長「晚

點名」體罰處分,筆者服役時,就有多名同事因此而罹患「肌肉萎縮症」,或因

做伏地挺身時,被學長在下方放大頭釘,而遭到刺傷。
  
最離譜的一次,則是訓練班長因不滿新兵跑步未符合其標準,竟然在建築工地上

拾得「狼牙棒」〔就是木棒上佈滿鐵釘〕,直接朝著新兵臀部猛打,結果造成臀

部因此受傷化膿,甚至被迫就醫挖掉壞死肌肉。
  
抗壓性低,是造成軍中自殺事件頻傳的主因。
  
在「特遣隊」時期,筆者一位學長在新兵期間,因為無法承受嚴酷訓練,曾經口

啣一根湯池,從位於中橫的軍事基地,企圖橫渡德基水庫逃亡;最後因為體力不

繼,游不到一半後被迫折返,當晚就被其他老學長給狠狠教訓了一番,我們很好

奇詢問他為何要帶一根湯池,他竟問答我們說是為了「挖地瓜」,真是敗給他了

,中橫山區內那來的野生地瓜可挖?
  
另一位學弟新兵,則是半夜偷偷以刮髮刀片企圖割腕自殺,結果被長官發現之後

,半夜全連緊急集合,因為刀片割腕死亡率相當低,長官還當場丟了一把菜刀,

要求這一位企圖自殺的阿兵哥「自我了斷」,否則因為軍人自殺必須移送軍法,

要死就死的乾淨俐落。
  
而不少新兵因為承受不了體力上的負荷,往往在跑步經過橋樑時,都會心生自殺

的念頭,但是想歸想,卻從來沒有人真正跳過。
  
就在為期一個月的新兵訓練結束,經過「天堂路」的考驗,爬碎玻璃、翻尖銳石

塊、跳糞坑,歷經種種考驗,最後終於獲頒骷髏頭戒指,有資格換穿黑色短褲,

正式加入「特遣隊」成為一份子,成為中華民國特種部隊中的菁英份子。
  
當年在訓練過程中,曾經一再心生自殺逃避現實的菜鳥新兵,在結訓當刻,在胸

前被長官釘上骷髏頭標記當時,人人喜極而泣,過去自殺的念頭全部拋在腦後,

事後回想,還會對自己當時的不智念頭自我調侃。
  
而「特遣隊」的訓練過程雖然不人道,但是給我最大的啟示是:原來人類的可塑

性竟是如此的巨大!每一位沒有選擇逃避的特遣隊份子,當他們戴著骷髏頭戒指

穿著便衣,執行「台灣007」任務時,那種心情是其他未服兵役或無緣加入者

永遠難以想像的。